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我的文字没深度没思想没激情没感悟 和烧的家常菜一样

    2017-09-10 15:53

    一直不太满意自己的网名,当初因为才疏学浅,不知道早在二百多年前,就有人写过“寂寞西郊人到罕,有谁曳杖过烟林”和“爱将笔墨逞风流,庐结西郊别样幽”的诗句。而这位曳杖过烟林、庐结西郊者,乃古今第一大文豪曹公雪芹先生是也。此时的曹公虽在笔墨上逞着风流,处境上却不大潇洒,郭诚先生说他“满径蓬篙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看来也就喝不上吃不着平生喜爱的黄酒和烧鸭了,幸好这两件东西我都能弄到,所以一旦他老人家来责我侵权盗名,我会一边辩称不知者不怪,一边奉上老酒烤鸭,待他老人家心情放好醉意朦胧时,先将红楼中人物姓名的出处问个清楚明白,断了那些有考证癖的红学家的财路,再顺便问问后四十回是不是他写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时机条件成熟后改个名。新名已想好,比较雅,叫“酒囊饭桶”,最后一字原来叫“袋”,但觉得“桶”比较符合我的形象(犬子倒有点“袋”,不过他不喝酒)。经过几十年的自我考察和比较,觉得我以前是以后也不会辜负这个名号。原先我想过用“草包”替代“酒囊”,但怕有人怀疑包的是皮草,就割爱了。­
      
      有些同志的网名很使我肃然起敬,我有个亲戚叫“文盲”,可他分明是有文化的;还有一对姐弟,分别叫“上树的猪”和“树上的猪”,人家的树停燕子和乌鸦,他们家树上趴着一对猪,也不知是怎么上去的。­
      
      某一天突然发现好友中有个叫“三寸钉”的,资料显示是本地人氏,估计是现实中朋友。可将周围狐朋狗友一一检索后,显示结果是查无此“钉”。单就钉而言,三寸是够高了,还有三分的呢;就人而言,未免过于侏儒。敝友们都是堂堂五十寸以上伟岸须眉。莫非这城里还藏了一位素昧平生复姓“三寸”的先生不成?那天见他在线,先陪个笑脸,再不耻一下问,果然是一位相识多年的好友。­
      
      这位三寸先生,写诗作文译书编报,件件精通。人家文字是否过关,他一眼便能看出;不过人家为人是否过关,他却一辈子未必看得出。他在大学钻研的是化学,并以此专长探索过陶瓷油脂和管道堵塞,反应都不大;后来将试剂改为墨水,将试验主体改为文学,结果产生的反应十分理想,他便把这种结果一直坚持到现在,竟然得到了一把副总编的交椅。­
      
      三寸先生对别人谈魏晋风度和文章,对我谈药酒和女人.他基本不和我谈文学,他已经把文学做得很好,好到曲高和寡的境界。一位为文字而生的副总与一位以烤鸭为生的布衣在一块,只能说说药酒和女人。一次烤鸭的说了一位南方某知名报纸特约知名撰稿人,副总说我可以把他叫到我老娘家喝酒,并且只和他说药酒与女人。这个我当然很信而且很高兴----我居然享受到知名撰稿人的代遇。­
      
      所以三寸先生稿酬很高,高到多少不知道,我可以看到他开一辆红色(可能跑)车,但看不到他的稿酬。­
      
      本人有时会烧几个家常菜,客人吃过会腹诽一阵但基本上不会吐在桌上。敝家常菜还曾荣幸地进入过本地厨师协会会长的胃囊,这位徐会长和我吃饭时从来不谈烧菜,一位烹饪高手自然不屑与乡野厨头谈炝爆涮淖和剁剜片切。这种差别同样适用三寸先生和我,,是不过关的,所以徐会长三寸先生他们的想法做法是对并正确着的。­
      
      于是我只能在此缅怀几件与文学无关但与三寸先生有关的往事了。­
      
      当三寸先生还在杭大读着和化学相关的书时,我曾唆使他旷了一天课,随我倘佯于西子湖边。那是个春天或者秋天,阳光和景色都很好。开始我们也觉得阳光景色很好,后来都一致认为食品更好了,因为我们开始迷路了,随着迷路时间的扩长,饥饿程度从三分四分上升到九分十分,一直找不到有效解决方法----我们所行走的那条山脚小路,有草有树有花有鸟,就是没有人,当然更没有商店。二人迷茫而疲乏地走在知名风景区的不知名山路上,任肚子一分一分瘪下去。后来终于在午后二点钟阳光照耀下,坐在了花港一家饭店门口。去年三寸先生携妻女再游西湖,带一大堆食品围坐在平湖秋色里,作白发宫人说天宝遗事状,将往事细细地道给二位女人听。­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印在儿时记忆中的是板粟、皂角、香泡以及毛竹。后来听说那儿涌进很多人,原来此山中蕴藏了矿产,其中有煤和氟石。虽然已离开多年,我还仗着是自家门口,与三寸先生一道从一位貌似忠厚实则狡诈的老乡手中买下一座开采过的煤矿,结果亏得血本无归。这亏本来应该二人共吃的,可三寸先生非要多承担一些,每每提起他总说算了算了,一晃十多年过去,想想也只有算了算了,但始终心存歉疚。­
      
      去年夏天,胡人小刀曾在美女乌鸦的款待下,被我老娘的米酒放翻在钱塘江边。孰不知三寸先生也曾中过此招。那时他尚未投身于文化事业,更尚未娶妻生女,一天在我家喝到这甜醇可口的佳酿,连呼好酒,喝得兴起,他说你信吗,我可以将这壶(10斤)酒全喝了。­
      
      我当然绝对不信。这种酒的做法是先将糯米蒸熟后拌入酒曲发酵,然后一比一兑入高度白酒,一年后取出饮用,力度不输白酒,真个是三碗不过岗。­
      
      武二郎当年喝了十几碗,不但过了冈还打死了一只大虫。三寸先生哪有这般神武,三碗倒是喝了,结果别说过冈,连家都回不了。­
      
      可家终归还是要回的。尽管夜已很深雨下很大酒喝很多,我还是强撑醉体,用自行车驮着烂醉如泥的他,摇摇晃晃地骑行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上,骑一段不忘口头或手头检查一下后面,看斯人可在。­
      
      当他母亲打开门进行验收时,才发觉她儿子最终还是让我给掉了,是因我快到目的地而一疏忽间,把他掉在南门的吊桥边。虽然被及时捡了回来,但一身行头被大雨及时浇灌透了。­
      
      写这篇文章时室外正下着那一年那一夜那一样的雨,我想我们今生绝不会再有那一年那一夜那一样的酒,那一样的醉,以及那一样的年轻。­
      
      至于“三寸钉”的意思,或者是文字达到一定高度后一种大高若低的谦虚;或者是金屋内藏了一位千娇百媚的潘大娘子,令他享受得甘愿沦为卖炊饼的武大郎;或者都不是。­
      
      ­

    上一篇:总有一些失落无法去葡京娱乐场官网调节 |下一篇:用以盛放心灵的垃圾

电话: 0533-7980078
手机: 18862632378

澳门葡京娱乐场官网
联系人:张经理

地址:澳门市周村区周隆路2980号
邮编:232300